名震双山 130 要钱的来了

第二天,双山县三镇四区16个派出机构的所长,4个直属机构的负责人,以及除了值班、出勤、有任务在身的所有警员,都接到了孟俊杰的电话,通知他们下午到县派出所1号会议室开会。

刚过中午,陆陆续续赶过来准备参加会议的警员们,就全都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这里是县派出所?!

他们有的感叹着,县派出所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的则找到自己熟识的同事,打听着前几次行动的内幕消息,还有的四处闲逛,好奇的参观着这里的每一处地方,甚至连楼顶的太阳能设施都没有落下。

……

下午2点整,会议正式开始了。

坐在宽敞明亮的1号会议室里,别的先不说,光是摆在主席台桌子上,那一摞一摞崭新的华夏币,就足够让人震撼的了。

首先上台发言的是指导员孟俊杰。

他先简明扼要的跟大家讲述了一下,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以及县派出所以前的欠款情况。然后就拿出提前打印好的人员名单,和秦汉一起,把摆放在桌子上的华夏币,逐一发给了名单上的警员们。

趁着所有人,群情鼎沸的机会,李好起身走上了主席台,“同志们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好,木子李,好人的好。是咱们县派出所新任的所长。”

“首先在这里,我要向刚才那些,虽然被拖欠了工资、奖金,但是仍然任劳任怨的一直坚守在第一线的民警们道声歉。对不起!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在工作上的严重失职,才造成了这一不正常现象!我向大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底下的警员们完全没有想到,新上任的领导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个个面面相觑,全部都愣住了。

“第二,我还要向那些信奉得过且过,混日子的人道声歉。对不起!因为以前县派出所的种种不作为,以至于正义得不到伸张,黑恶得不到惩罚,让大家都看不到希望。严重打击了你们在工作上的热情和积极性。以后绝对不会了!我相信你们每个人在做警察之前,一定都是满腔热血,愿意为双山人民贡献出自己的力量的。你们自己说,是不是?”

“是!”

“是!”

“好!那么,从今天起,每个人都要拿出自己所有的精气神来,重新开始!让我们一起把双山县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一扫而空。把那些破坏我们双山安定繁荣的不法分子,全部送进监狱。大家说,好不好?”

“好!”

“大点声!好不好?”

“好!”全场绝大部分的警员,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看来军心可用啊,李好欣慰的暗暗点头,继续说道,“我李好从来不讲大话空话,过些日子,我就会和秦副所长逐一到你们各自负责的区域,因地事宜的安排大家的工作的。好了,我也知道大家都比较忙,先就这样吧,散会!”

会议结束后,三镇四区的警员们一个个满怀心事的都走了,李好自己也不知道这番敲打,到底能起到多少效果。

……

“李所长是吧,”刚开完会,一个满头都是汗的胖子,就走到了李好的办公桌前,“我叫陈鹏,是咱们所对面‘陈记私房菜’的老板。这是上两个月,贵所在我那里吃饭的账单,一直都没有结算,您看……”

李好瞄了他一眼后,继续低头做着手里的事,“陈老板,这个你应该去找刘莎莎。她现在全权负责派出所财务方面的事情。”

“好的好的,谢谢李所长啊。哦,对了,今天晚上我做东,想请您吃个便饭,还望务必赏脸啊。”陈鹏点头哈腰的冲李好说道。

“不用了,”李好这回连头都没有抬,“这次的帐结清后,就不用再麻烦陈老板了,我们现在已经有自己的食堂了。”

“食堂?”陈鹏微微有些吃惊,他别有深意的看了李好一眼后,拿起桌上的账单,转身去找刘莎莎了。

……

“咦?不对啊,怎么才10万元?”陈鹏拿起支票,脸色一变,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美女警官,数目不对啊,我记得以前可都是一次性结清的,这次怎么还分期了呢?那个……其余的尾款什么时候能结给我啊?”

“陈老板,这已经是全部了。”刘莎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什么?你没有开玩笑吧?”

“陈老板,”自从跟了李好之后,刘莎莎的底气也变得越来越足了,“我们派出所又不是冤大头,用脚后跟想,都知道,2个月的伙食费怎么可能会有24万元呢?”

“你!你……岂有此理!”

陈鹏气呼呼的拿着支票,又来到了李好的办公桌前,“那个……李所长啊,这个数目好像不太对啊。麻烦您再看一下,这是这两个月来,你们所在我那里消费的所有的账单。加起来,最少也有20来万啊。那个刘莎莎只给了我10万元,这哪里够啊!”

“嗯,怎么?你觉得不对吗?”李好戏谑的看着陈鹏,“那我帮你来算一笔账啊,你看,我们县派出所一共有48人,就算每人每天按照合同上面40元的标准,所有人每天都去你那里吃饭,一个月57600元也足够了。如果再除去周末双休,和那些经常出任务的警员,两个月给你算10万,这都是照顾你的面子。你如果不要,就算了。”

“李所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些全是你们所的招待费用啊,”陈鹏赶紧把支票和账单,统统铺在了桌子上,一张张翻开,并逐一解释道,“您看,这上面清清楚楚的都写着呢,6月18日,孟指导员招待东山镇镇长一行九人,花费2850元……还有这张,6月21日,李副所长招待林氏集团业务部经理一行三人,花费4100元……这张,7月4日,李副所长招待市公安局李副局长一行两人,花费6080元……”

“这事,是谁签的字呢,你就去找谁,我是不方便干预的。”李好从桌子上拿起来那张支票,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陈老板,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如果同意了,就来拿支票。如果不同意,你就再想想别的办法。”

“这……”

“还有事?”李好抓起桌上的电话,刚要拨号,一扭头看到陈鹏还站在旁边,顿时眉头一皱。

“没没没,您忙您忙。过两天我再来。”陈鹏不动声色的看了,坐在办公格栅另一边的孟俊杰一眼,讪笑着离去了。

孟俊杰看到陈鹏下楼了,这才有些尴尬的抬起头,“不好意思啊李所,事情……”

“没事,不用往心里去。”李好把那张支票重新从抽屉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孟俊杰,“我估计他一会儿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正好现在快下班了,你自己斟酌着处理吧。”

“好的,我会的!”孟俊杰接过支票,顺手锁进了自己的抽屉。

……

陈记私房菜,靠里面的一间包厢内。

“俊杰啊,我今天不是去找你们的那个新领导了嘛。他当时说的什么你也听见了,你当时怎么也不帮我说上几句话呢?”陈鹏给孟俊杰倒了一杯酒,语气有些抱怨,“依我看,他就是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孟俊杰出人意料的没有发火,平淡的说道,“那倒还不至于,他对我还是蛮客气的。”

“客气?笑话!既然你觉得他对你那么客气,那为什么只给了我10万元啊。”陈鹏拿起孟俊杰的香烟,抽出一根来给自己点上,猛吸了一口,“你说吧,现在我该怎么办?”

“10万元……你也不亏吧?”

“亏倒是不亏,就是挣得比较少吧。”陈鹏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口烟圈,“不过,账可没有他那么算的!”

“算了吧,三舅,这事你听我的。”孟俊杰干了杯中的酒,一抹嘴,“这些年你也挣了不少了,我……”

“算了?这叫什么话?”陈鹏一看孟俊杰是这个态度,心里就更加的不高兴了,“要知道在我这里,你妈可也是有股份的!哦,怎么?你捞够了,你舅喝口汤都不行啊?”

孟俊杰闻言眉毛猛地跳了几下,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吭声。

陈鹏夹了几口菜送进嘴里,抿了一口酒,斜着眼看了他一眼,“怎么?说到了你的痛处了?”

“唉……”孟俊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掏出一根烟来给自己点上,“要不等李尧上班了,你去问问他吧。”

陈鹏的筷子猛地哆嗦了一下,“李尧?我……我问他干什么?”

“我知道你其实暗地里也给了他部分股份的。”孟俊杰同样吃了几口菜,端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瞎说啥呢,我知道你和他不对付,怎么能做那种事呢!”陈鹏一时有些慌了,“你不要听别人瞎说。”

“哦,是李尧喝醉了,自己给我说的。”孟俊杰并没有看他,只是埋头吃着菜,喝着酒,“有些事情,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我的建议是……你把那10万块钱拿上算了。”

“哼,他要是敢少付我一分钱,我就去法院告他去!”

“好了三舅,该说的我都说了,那张支票,我先帮你保留三天,就三天。如果你听不进去劝告,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说着,孟俊杰抹了一把嘴,起身就往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脚步一顿,回头看了陈鹏一眼,“对了,今天你结账!”

陈鹏望着孟俊杰离去的背影,郁闷的喝完了自己杯中剩下的酒,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今天我结账!哼!说的就好像你结过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