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没了

“凤兮大人!发生何事了?”

巡卫队的人寻声而来,最前面的是大祭司墨阡。

他疾步走来:“为何如此多的兽人受伤?”

凤兮叹了口气,指了指身后的玄明和炽焱二人:“事情皆因他们二人争斗而起,抱歉,大祭司!我方才已经同他们说好了,让他们去为受伤的人好好治疗。”

墨阡环顾了一圈,原先平整的广场已经被毁得四分五裂,有不少兽人都因炽焱和玄明二人斗法而误伤,此时被人一一扶走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有外敌入侵。不是就好。”墨阡松了一口气。

“既是如此,便听凤兮大人的安排吧!”

“这位是?”他看向她身后丧着一张脸的玄明。

玄明正扒拉着被凤凰火烧焦蜷曲了的发尾,闻声抬头没好气道:“玄明。”

“噗……”

“哈哈哈……”

“怎么回事……哈哈哈……”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憋笑声。

墨阡唇角不由微微抖动,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凤兮看到他那副模样,刚笑了几声,一想到这是谁干的,又尴尬地用拳抵着唇边,掩饰着唇边的笑意。

玄明脸色不大好:“你们笑什么!”

“哈哈哈……兄弟,你的眉毛……噗哈哈哈……”北宸指了指他,憋笑憋得忍不住狂拍身边琅琰的肩膀。

玄明闻言猛地睁大了眼,抬手摸了摸,愣愣道:“没了……”

他反应过来,气急败坏指着炽焱:“你个死凤凰!我跟你没完!”

炽焱冷笑一声:“这次只是眉毛,下次……”

“咳……炽焱!”凤兮喊了一声。

炽焱闭了嘴,眼神却从玄明头发上扫过。

玄明立即捂住自己的头顶,随即又觉得这样的动作有些蠢,忿忿地对她挥了挥拳。

“你们两个,莫要再惹事了。”凤兮扶额。

炽焱瞥了一眼玄明:“知道了……”

“既然和凤兮大人相识,那就是帝国的客人,若有何需求可随时提出来!”墨阡对玄明点点头。

玄明见他长得好,说话又好听,不客气道:“那先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吧,再来一些美食,你们人类吃的那些,多来一些!”

墨阡微微一怔,而后笑道:“好,我这便派人去准备!”

人类?想来和神使大人在一起的,应当也不是什么普通兽人。

“他不用,找个住的地方就行!吃的随便来些吧,能吃就行!”凤兮无奈道。

“凤兮!”玄明怒声喊道。

人家都说了,想要什么随他说的!

“要称主上!”炽焱冷声道。

玄明冷哼一声,不理她。

他才不要称主上呢!当初说好了,签订的乃是平等契约,他和凤兮是同等的地位,他才不要呢!

凤兮“啧”了一声,皱眉道:“你们两个吵什么,还不快去!”

玄明扁了扁嘴:“那我走了!”

炽焱冷淡地瞥了他一眼。

“属下告退!”她对凤兮行了一礼。

说完也不等玄明,径自跟着巡卫队的人走了。

玄明“切”了一声,看着身上的伤口,再看看一股子糊味儿的头发,心底忍不住又涌上来火气。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等等!”凤兮喊住了他,抛给他一个小瓶子,“拿去治伤!把你自己的也治一治!”

玄明接住瓶子,打开塞子看了看,倒出两颗塞到了口中:“谢了!”

“记住,你自己吃两颗没事,别人一颗就够了,否则受不住!”

“知道了!”玄明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眼都没抬,拿着瓶子晃悠悠走了。

“凤兮大人,您这是又从哪儿拐来的人?咱们尊上知道吗?”琅琰伸着脖子望着玄明的背影。

这人,长得怪好看的,那身衣服也好看,颇有气势!就是现下没了眉毛,有些好笑……

凤兮哂笑一声:“你不是见过吗?不只你,北宸白羽他们不都见过?”

“见过?”

“我?”

他们几人疑惑地指着自己。

“我什么时候见过?我怎么不知道……”琅琰挠了挠脑袋。

凤兮拍了拍他的肩:“自己想去!”

她转头对墨阡道:“放心,他们受的都是皮外伤,那药的效果很好。”

墨阡轻笑着点点头:“你的药都很珍贵,效果很好,我自是知晓的。只是有些奇怪,神使大人平日里看着也不像冲动之人,怎会突然与人打起来。”

凤兮笑着摇了摇头:“表面冷静罢了,凤凰生来高傲,很难同人好好相处,一言不合便会打起来。莫要见怪……”

墨阡:“那倒不会,想来神使大人也不是故意要伤人的。”

“看来以后得记住了,一见神使大人有生气的征兆,就得逃得远远的,否则头发都要被她给烧个精光了!”琅琰拽着头发道。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不由自主笑出声来。

一想到玄明的那副模样,对他感觉同情的同时,又禁不住发笑。

……

“少族长,我去打些猎物来!”将离将身上背着的箩筐放在地上。

“好,多带几个人去,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将离点点头,带了几个人往丛林深处去了。

威蒙在一旁生火。

“少族长,那幽冥帝国的凤兮大人真是个好人,还送了咱们这么多炊具!”他兴冲冲地将东西都拿了出来。

近日来为了赶路节省时间,他们在路上一直吃的都是提前弄好的熏肉干,虽说味道比他们从前吃的那些肉好多了,可终日这么吃,他们也有些受不了了。

现在离部落已经不远了,暂时可以休息休息,好好做些美食热汤。

“他人是不错,但我们对此人所知甚少,你还是不要仅凭点滴印象便轻易下结论的好!”银尘在火边坐了下来,“难不成你忘了在木南星身上吃的亏?”

“啊?不会吧?木南星那人……能跟凤兮大人比?”

银尘摇了摇头,用棍子拨了拨火堆:“我并非说他们是同一类人,木南星此人心肠恶毒,诡计多端!但那个凤兮也绝非是什么烂好人,若是对我们毫无防备,又怎么会暗中派人监视我们?你还是不要如此天真的好!”

威蒙惊叫道:“监视?什么时候?”

银尘无奈看了他一眼:“这么多日都没有发觉,你未免也过得**逸了?从我们到幽冥帝国的那日,我便注意到了,他若不是打听到了那事,也不会用这些东西来同我做交易!”

“什么?他知道了您是……”

银尘抬了抬手,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嗯,所以我干脆就直说了,跟他要了这些东西,但也是有条件的。来日……来日……”

威蒙说道:“放心吧,少族长!您一定能成功的,我们也都会帮您的!”

银尘沉默着点了点头。

但愿如此……

过了许久,银尘望了望丛林,问威蒙等人:“多长时间了,将离他们怎么还未回来?”

威蒙摇了摇头:“大概过会儿就回来了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银尘忍不住站起身来:“不行,他们该不会出事了,我得去找一找!”

“我和您一起去!”威蒙连忙起身。

“还有我!”

“我也去,少族长!”

银尘点点头:“留一些人保护雌性和幼崽!其他人……”

还未等他说完,却见丛林里传来一阵吼声:“少族长,快走!”

银尘瞳孔骤缩:“是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