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崩坏序章

当强互作用力材料的机械臂缓慢的收回时,星舰的会议桌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因为这意味着长达一个月的旧日神祗生物组织开采,圆满宣告结束。

瑞尔们激动的进行了返程准备,大部分瑞尔开始休眠,少部分则清醒着维持星舰的运转,每一个瑞尔都在暗自庆幸——这噩梦般的一切终于要到头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开采时期中,他们先后在许多块悬浮在不同位置的旧日神祗肉块上采取了数十立方公里到数百立方公里不等的组织样本,可以说尽可能的将旧日神祗身体的各个部位的数据都收集到了,算得上收获颇丰。

然而瑞尔们最初的激动与兴奋,早已不翼而飞,现在所有的瑞尔都想着尽快完成开采工作,离开这片诡异至极的星域。甚至有些悲观的瑞尔,已经私下里充满畏惧的抱怨——这是一片有生命的宇宙,这片宇宙将要吞噬这里的所有生物。

也只有到了这一切都宣告结束、可以离开这里的时刻,已经阴沉着脸好多天的瑞尔们才能欢呼出来。

一切都要从第一块样本收集结束的那天说起——

当萧遥跟随着科研组别的人一边兴致勃勃的讨论旧日神祗的生物特性,一边向着准备好的实验室前进时,一个精神失控的瑞尔猛地从走廊上扑了过来。

那是先前负责太空行走,却因为精神崩溃而不得不提前回收的瑞尔之一。此刻他不知道为什么,从医疗室那里逃窜了出来。

他狼狈的趴在地上,死死的拽着研究员们的腿,近乎疯狂的重复着杂乱的话语,萧遥只能从其中模模糊糊听懂几个字——

“不要……不要……不要过去……不要过去……”

“那是恶魔……是恶魔……是造物主的罪孽……是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诅咒……”

“不行……绝对不行……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那怪物带回科洛……一定不能……绝对不能……否则一切都会终结……一切……万物皆亡……”

当瑞研究者试图安抚他的情绪的时

候,这个瑞尔骤然以一个十分僵硬的姿态站了起来,他的关节都没有弯曲,甚至都观察不到肌肉的收缩……简直就像是神话里的僵尸一般。

他用充满悲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研究者们,眼眶上泛起深深的黑色,那感觉……就仿佛了解了一切的先知,被绑在火刑架上感慨着眼前无知的凡人。

随后,无形的力量拖拽着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就将他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整个瑞尔像是一张薄薄的饼一般被平摊开,血花飞溅。

在那一瞬间,萧遥发誓自己捕捉到了空间存在着隐隐约约的扭曲组织……如同一只黑色的触须。

眼前那染满了鲜血的墙壁上,铺开的血肉组织如同一个伸展着躯壳的章鱼。

萧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一刻原本寂静的宇宙骤然给了他一种无言的压力,自己置身其中,仿佛一只正在被无数巨人注视的蝼蚁。

目睹了如此恐怖的一幕,研究员们瞬间都没了心情,今天的研究也不欢而散。只不过萧遥却刻意收集了一些惨死的瑞尔的血肉组织,果然不出他所料,通过瑞尔的高精度显微镜观察,他真的在其中观察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

那是一些和血管与神经纤维缠绕在一切的黑色丝线,如同寄生虫一般在身体组织中疯狂蔓延。

但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萧遥用瑞尔的技术分析了那些黑色丝线的细胞构成,他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那些黑色丝线的DNA与这个瑞尔体内的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些黑色丝线并不是外来的寄生生物,而根本就是他自身的细胞诅咒变异出来的怪物!

“真是可怕……”萧遥喃喃自语,“直接把身体的一部分异化为异种的怪物,一旦觉察到威胁的产生还能直接拖拽着宿主撞死……这样的诡异影响还只是无名之雾的尸块而已,旧日神祗……真是恐怖。”

但这还只是一切的开始,当天晚上,还在医疗处的那些精神崩溃的瑞尔集体脱逃

,当瑞尔们跟随着警报声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站在那个装盛着旧日神祗尸块的玻璃器皿中,抱着零散的肉块一点点啃食。

当被灯光刺激到之后,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理智,他们只是想护食的野兽一样抱着身体下的肉块,一边加快啃食一边拼命的压低声音嘶吼威胁着试图靠近的他人。

当时就有瑞尔直接吐了出来,面对那样恐怖而超越认知范围的一幕,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无言的悲哀与恐惧。

那些发疯的瑞尔迅速被处死,惊魂未定的大家甚至连如何解释他们尸体样本的异变都做不到。瑞尔文明突飞猛进发展了这么多个世纪,伴随着技术的飞跃式发展,他们所接触到的所有角落中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称得上“未知”的东西了,他们忘却了——最大的恐惧永远是未知的恐惧。

当然,这一切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伴随着开采活动的继续,星舰在不同的旧日神祗尸块间来往飞动,采集着不同位置的样本,那飞船底层的仓库中渐渐被填装着异种尸块的玻璃器皿装满,而那种弥漫在空气中的诡异气氛却愈演愈烈,哪怕没有瑞尔明确的说过,大家心里也都很清楚——一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正在发生。

当那种诡异而恐怖的气氛挤压到了顶点的时候,一切就如同处在粉碎边缘的河堤一样崩溃,一切的扭曲与混乱同一时间爆发开来。

这艘星舰上一共有着三百多个瑞尔,负责这次开采活动的各个环节,然而这一天,有接近五十个瑞尔同时失控了。

对在场的每一个瑞尔来说,那都是震撼到无法形容的一幕。

那些失控的瑞尔跪在那些玻璃器皿前,五体投地,眼球、牙齿、头发……纷纷掉落,像是一块块烂肉一般迅速的腐烂,他们的声带也像是腐烂了一般,不停的重复着沙哑而晦涩的话语——那是某种失落的文字。

只有萧遥听懂了那些话的含义,他们在呼唤,在歌颂,在祈祷,向着同一个“伟大存在”——无名之雾。